Juanda Djamal是KeAceh團隊在台灣認識的第一位亞齊朋友。他是一位長期從事社會運動的穆斯林,現階段除了為從政之路做準備,也持續以社區規劃師的角色,在村落間推廣胡椒種植的社會企業行動。

第一次見到Juanda Djamal是在2017年九月,他在友人的聯繫下來台灣尋找農產品的包裝機,並且了解幾處紅茶產銷過程,希望能為辣木市場找出路。那次短暫的參訪行程,包含了一場在台中東協廣場「南方時驗室」所辦的公開演講,內容是他參與社會企業的經驗談,KeAceh團隊的五位夥伴(梅子、婉琦、芸芸、瑋哲、喬安)都出席了那場活動。

Juanda就讀大學期間,當時的社會瀰漫著「自由亞齊」思維,普遍支持反抗印尼政府的軍事管理,主張獨立。因此他從1997年就捲入了與大時代思潮相呼應、推動亞齊人邁入公民社會的運動,過程中還因為投入過多的時間,影響學習,差點無法順利取得機械工程學位。衝突時期的動盪與紛擾後來卻因為2004年一場南亞海嘯,迎來了和平的曙光。國際斡旋,隔年達成停火協定,2006年印尼政府通過《亞齊治理法》(Rancangan Udang Remerintahan Aceh),保證給予更多的經濟、政治自主,使其成為實質的特區,以換取亞齊不再爭取獨立的承諾。

亞齊社會的和平狀態迄今(2018年)已維持十二年,Juanda檢視這段棄武談和的過程,認為「亞齊模式」可作為周邊以及其他地區、具有類似紛擾國家的參考,亞齊人除了繼續致力於民主發展外,也十分樂意與世界分享這段經驗。KeAceh團隊在生活營的第十三天,安排了前往「大亞齊區」(Aceh Besar),隨Juanda參訪一處村落(gampong)的胡椒種植情形,巧遇昔日衝突時期的指揮官,夥伴們興奮地留下了珍貴的合照。

我們參訪的胡椒再生計畫剛啟動不久,Juanda與村民還在為生長條件做實驗。事實上,凝聚草根力量(特別是年輕人、婦女,領導者結盟)從事產地直銷的福利社會藍圖,是他一直以來倡議的行動,這個「一起做」的理念與亞齊社會所經歷的南亞海嘯症候群有關:海嘯過後,太多非政府組織(NGO)捐款湧入,讓年輕人逐漸習慣只倚賴捐款過日的生活。為導正此現象,2012年他參與推動「瑪洼微貸」金融組織(LKM-Beng Mawah),協助農戶進入市場前的生產與加工所需資金。而他自己也是「裟立學苑」(Saree School)的經理人,致力經濟、教育、健康三大發展的培訓,開設課程輔導農民,學習農作物栽種相關知識,並導入政府資源,協助農作物的生產。

Juanda到過不少國家短暫拜會,但他自己從來沒有動過移民的念頭,出國走踏都是為了改善自身社會的狀態,尋找方法與靈感。他在與KeAceh團隊認識前已來過台灣,四處參訪後在亞齊的某處沿海引用了台南的魚塭設計,這次的胡椒園實驗靈感,也是因為聽了梅子講述書上描述胡椒在亞齊的輝煌歷史所致。Juanda一直以身為亞齊人而自豪,深信亞齊還是能夠再度成為馬六甲海域生活圈的中心點。他在不久前才輸了這屆(2017-2022)縣長選舉,Juanda認為福利社會的有效動員是需要透過政策來執行的,因此,從政之路他將再接再厲。

KeAceh團隊真心祝福Juanda的「新亞齊社會」夢想早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