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rqan,全名是Zulfurqan,意思是可以分辨善惡之人。因其名發音近似中文「福安康」,故幫他取的中文名字為「福安康」。今年二十四歲的Furqan個子不高,大約和我差不多,留著小平頭,經常帶著好奇的眼神問某某詞彙的中文是什麼(意思)。熱愛看電影的他,對周星馳、李連杰、成龍等華人影星毫不陌生,好些提及的華語電影我都沒看過呢。

幹勁滿點

初相識的第一天,就對Furqan的印象特別深刻。那天下午,一起去參觀在班達亞齊非常有名的大清真寺(Mesjid Raya Baiturrahman)時,他突然發送起報紙,並指出有兩篇報導是由他寫的。漸漸熟識後,得知他從小就知道自己喜歡寫作,國中開始試著學寫詩,上大學後,在校內的報社展開他的記者生涯,才剛從亞齊大學英文系畢業的他,現今替三間不同的雜誌與報社撰寫文章,並且已經出版過一本書。

每天在外跑行程,總能感受到Furqan的衝勁。到不同的景點或場域,他經常主動替我們進行解說,前往CRU組織(Conservation Response Unit)參訪,還有跟歐曼清真寺(Mesjid Oman 或Mesjid Agung Al-Makmur)的宗教專家交流時,Furqan不僅自告奮勇幫忙翻譯,還拿出紙筆認真做筆記。此外,面對我們的提問他也總是小心求證,經常當下回答完,隔(幾)天後會再根據他回去所查的資料做修正或補充說明。

有一天下午,只剩我倆在車內等候其他夥伴採買物品時,見他偷空拿出一本英文文法書開始閱讀。原來,Furqan除了記者的兼職之外,晚上還到補習班教英文。我好奇地問他,怎麼接這麼多工作?他說,很喜歡嘗試不一樣的事物累積經驗,現在正一邊打不同的工,一邊探索自己在社會上的價值與位置。

對家的想像

Furqan也告訴我,自己的升大學之路有著一番波折。作為長子,父親對他的期望非常高,希望他當醫生,不僅能賺大錢,社經地位又高。不過,他最後選擇念英文系。因為在亞齊懂英文的人極為少數,Furqan認為能夠學習、掌握一項外語是件很酷的事情,對未來找工作也很有幫助。

講到自己的家庭,Furqan說最希望父母親能夠幸福快樂,此外,他還有兩個弟弟,兩個妹妹,除了擔任警察的大弟,其餘都還在念書。他還談到,若未來成家,希望妻子能夠出外工作,他認為只讓妻子待在家裡做家事是很自私的行為,同時丈夫也應該要幫忙分擔家務。我有些訝異,因為這樣的觀念與一般穆斯林家庭中抱持大男人主義的丈夫有所差距。

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Furqan的母親是位護士,經營服飾店的父親平常在家也會幫忙做家事,因此他覺得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即便和社會主流價值不一樣。因為有許多兄弟姊妹,Furqan也希望能有六個小孩,讓家裡熱熱鬧鬧的。我打趣地說,那你要非常努力工作才有辦法養得起小孩,他笑笑地說交給阿拉,祂會安排好一切。

回台以後,偶爾聯絡,Furqan最關心的事情莫過於我們記錄此趟生活營所見所聞的各種文章寫得怎麼樣了。有次更提到,他現在手上有兩本書正在寫,另外還協助校對一本書,偶爾也會在臉書上看到他轉貼自己寫的文章。祝福他早日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