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a,全名是Zia Shah Reza。「Zia」表示藥品或是可以治療疾病的東西;「Shah Reza」源自伊朗的社會領導者Reza Shah Pahlavi。由於他總是散發溫文儒雅的氣質,感覺很像一位夥伴在台灣的朋友,便「挪用」「吳永霖」這個中文名字給他。第一眼見到Zia,和想像中的印尼大學生有些落差,留著小鬍子的臉龐讓他看起來有些嚴肅,但笑起來卻又如此迷人與溫和。今年二十三歲的Zia,談起話來不拖泥帶水,穩重且謙和,豐富的內在涵養讓人很享受與他的對話。

彬彬君子

KeAceh團隊剛抵達亞齊時,Zia有時會湊到梅子附近,看這位教授在做些什麼,有時則默默地站在一旁觀察夥伴們。見到大家對當地文化充滿好奇的模樣後,一改暗地觀察的態度,開始主動找我們攀談。與Zia有更多接觸後,發現他是個既聰慧又富含思想的人,總是用心聆聽我們的想法,並給出讓人驚豔的回應。無論找他聊什麼,Zia都保持一貫的謙虛態度,認真思索後再給予回答。因此,每當有了新發現或新的想法,我總是第一個找他討論,兩個人越談越深入,常常聊到忘我。

Zia也有著細心的一面,很多時候他都比我們更快注意到一些小細節,像有次上了車看到芸芸訪問完累癱的模樣,便出聲提醒她利用時間小憩片刻。有時候,他也會展露淘氣的樣貌,和Fatra在高檔頭巾店「菈芭妮」(Rabbani)試穿男性長衣時,兩人擺出一些搞笑的姿勢,惹得一群人哈哈大笑。

海內存知己

與Zia越來越熟識之後,他告訴我父母的家族生活在同個村莊,爺爺是當地公認的伊斯蘭法老師,外公是村莊的領導者。他在祖父教導下學習並遵守著每條戒律及規定;從外祖父身上學到在社會上的與人相處之道,尤其是對於需要幫助的人,總是伸出援手的態度,帶給他極深的影響。

現在就讀亞齊大學英文系的Zia,同時也在漢堡店打工,他認為不能總是依靠家庭,因為長輩們會漸漸老去,打工是讓自己學習獨立的方式之一。談論未來發展時,他吐露自己十分嚮往阿拉伯國家,欣賞當地的文化風情,希望可以在阿拉伯當地常住,不過這個夢想還有些遙遠,經費是目前最大的難關。

與Zia深入地聊彼此的過去、現在與對未來的想像後,我更加欣賞這位亞齊朋友,生活營後半段,幾乎步步黏著Zia,想知道更多他的想法,每次的對話看似輕鬆隨意,但其實是一場又一場激烈暢快的思想撞擊。有時他思想之成熟,甚至讓人忘記我們的年紀相近。

在吉隆坡機場等候回台灣的飛機時,Zia上傳主麻拜的影片,標記每位夥伴的名字並祝福我們。回想這段田野旅程,尋找答案的同時,也因為這群亞齊朋友才能讓這一切變得深刻有趣,Zia更是與我惺惺相惜的朋友。好幾次互相理解的深刻對話,成為這段友誼讓人最難忘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