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ie,全名是Ahmad Aidil Farabi,三個詞彙的意思分別是「預言家」、「開齋節」、「天文學家」。因為經常在太陽要升起的時候才去休息,所以幫他取的中文名字是「游承熹」,是「乘」(承)著太陽作「息」(熹)的人。初見到Odie,我對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印象特別深刻,眼神充滿好奇與熱情,彷彿隨時準備好讓我們發問。Odie的臉上也總是揚著燦爛的笑容,跟誰都能聊上兩三句,只要有他在氣氛絕不冷場。有一天,喬安對著前一日才出現過的Odie說「我想你」(I miss you.),他也打趣地回應「我也想你」(I miss you, too.),讓大夥兒笑得樂開懷。

球場上的英雄

因為要上班的緣故,Odie是最不常與我們相處的亞齊朋友。不過只要他一出現,就會竭盡所能地給予協助,回答我們的各種疑惑,有一天更主動拿著一本小冊子向夥伴們介紹伊斯蘭教義。

去觀賞亞齊朋友足球決賽的那天,在球場上的Odie和平時我們接觸的他簡直是判若兩人,膝蓋微彎地站在球門前,身體稍稍向前傾,眼神銳利地專注在球場上的人員跑動與球的流向,散發出「非贏不可」的強烈氣勢。只見他一次又一次敏捷地擋下對手強勁的射門球,屢次上演精采絕倫的守備,最後幫助隊伍拿下冠軍。實在讓人難以想像在場上的他是那位成天笑嘻嘻,興致一來就載歌載舞的Odie。在場外的我們也被他的拚勁感染熱血了起來,不停地放聲狂吼,忍不住用中文大喊「好帥」!後來,我把握少數幾次能坐下好好聊天的機會,幾番談話後,對他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對未來的期許

因為父親經商的緣故,Odie時常搬家,直到考上亞齊大學英文系,才在班達亞齊市有了比較長時間的定居。他期許自己能藉讀大學的機會訓練獨立,於是四處打工、兼差教書,結果顧此失彼,延了兩年才拿到學士學位。

他說,父母的管教方式民主,會盡可能讓孩子展現、表達自己的想法,對於子女的選擇會給予適當的建議,但不進行干涉。不過,延畢這件事情,讓Odie覺得辜負了父母的期許,也沒達到自己設定的目標。Odie坦然地與我說著這些缺失,表示自己願意面對,並期許自己能當個誠實的人。

現在Odie主要的工作是教英文,在補習班專門指導學生準備托福(TOEFL)考試。對於未來,他有個遠大的目標:成為土耳其大使,因為那是和亞齊互動相當頻繁的伊斯蘭國家,希望能踏上土耳其的國土親身認識這個國家。在家庭方面,Odie認為阿拉會為人們安排一位靈魂伴侶,這位靈魂伴侶愛上的會是最原本的自己,結婚是為了讓彼此一起成為更好的人,因此不必為了迎合他人而有所假裝。幾次的交談,Odie坦然說出自己的不完美,對於未來的憧憬,我也乘機向他分享我的夢想。在離開亞齊的前一天,他用力地握了握我的手,祝我未來一帆風順,而我也用力地回握,祝福他一切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