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ra,全名是Fatra Turhamun,意思是在開齋節這天阿拉賜予的禮物。因為長相神似香港演員周潤發,故幫他取的中文名字為「周潤發」。今年二十五歲的Fatra,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眸、小麥色的肌膚,壯碩的外型看起來像是個受過訓練的運動員。他的個性熱情大方,臉上常掛著笑容,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都會充滿歡笑。

貼心的朋友

熟識之後,Fatra不僅開始會跟我們分享每天的趣事,互相開玩笑,還展現了他溫柔體貼的一面。「你們看起來很累,是不是昨天也有開會?」這是在生活營的後半段日子,早上他會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

每次出外踏查,他都成了我們跟亞齊人之間的「溝通橋樑」。知道我們需要拍攝穆斯林女性穿戴頭巾的「樣本」,在大清真寺(Mesjid Raya Baiturrahman)的廣場上不斷幫忙詢問遊客能不能拍照。去市場踏查香料相關資訊時,不僅詳細且有耐心地逐句翻譯,拿出手機上網查詢,也會不斷地詢問還有沒有問題需要釐清,確保我們收集到正確的資料。

跑行程時,Fatra很喜歡一邊開著車,一邊隨著播放的音樂高歌一曲,當大夥兒稱讚唱得好時,他總會靦腆地笑著說,希望自己不夠好的歌喉沒有傷了大家的耳朵。他平時會進行創作,也曾向我們分享將自己的生活經歷寫進去的曲子,回到台灣後,我們偶爾也能在社交網站上看到他彈吉他哼著歌的影片。

惺惺相惜

早餐店是我們每日出外踏查的第一站,但Fatra總是不怎麼吃。原來是因為他和哥哥的感情很好,會在住處一起吃過早餐後,才來跟我們會合。他的哥哥受到家中經營雜貨店的影響,對經商有興趣,因此來到班達亞齊市從事商品買賣的工作。Fatra的家鄉「司馬威」(Kota Lhokseumawe)位於班達亞齊市的東南方,一趟車程需耗費六、七小時,他逗趣地說,每次騎車回去都會感覺到「屁股痛痛」。

Fatra說,會選擇就讀亞齊大學英文學系,是希望能藉由英文這個國際交流語言,認識世界各地的朋友。不打算繼承家業的他,未來想到外商公司從事以英文為主的文書處理工作。平時除了把握大學生活,精進自己的英文書寫、溝通能力外,也透過一些課後打工賺取生活費,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

他還提到,在亞齊大學接觸到的教授都很嚴肅,因此看到我們和梅子宛如朋友般的互動,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加上除了母親之外,幾乎沒有和女性相處的經驗,因此面對這位「來自台灣的女教授」總是非常緊張。頑皮的梅子知情後,便開始三不五時找機會「戲弄」一下Fatra。

離開的前一晚,對比我們終於要回台的歡樂,Fatra一反常態悶悶不樂,一旁的梅子提醒:「留下來的人是最難過的。」讓我想起了他曾興奮地說,沒想到自己習以為常的生活文化,竟會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感到興趣想要認識,也期待我們未來能以「觀光客」的身份,再次回到亞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