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大四暑假實習中與梅子的一通電話,得知有機會到亞齊體驗伊斯蘭生活,操作未曾實際接觸的田野調查,不過卻與四上方案實習部分時段衝突,與師長、同學討論後,大家鼓勵我多嘗試,並協調實習工作分配。看到他們如此支持,我期許自己能透過親身體驗,讓身邊的人認識異文化。

逃避

考量到學期開始後僅八週可運用,時間不夠充裕,梅子提前在暑假進行安排我們參加演講、展覽等,開學後則規劃閱讀許多書籍及練習進入田野。面對龐大的作業量與梅子的嚴謹要求,我感受到壓力和焦慮,原本將自己的狀態跟預定安排設想得很完美,想要一次將事物完成,直到執行時才發現自己能力不足,又常拖延至最後一刻才動工,導致作業完成度及質量皆不佳。

這樣的學習狀態直到進入亞齊都還是如此,最初幾天晚上的會議,夥伴一再提及提我的狀況: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不好,一直分心注意其他事物,或是只專注於自己的情緒,連最基本的速記都沒有提筆寫下,蒐集到了哪些資料自己也不知道,整理田野筆記時無資訊可寫,拖累整個團隊。梅子與我多次談話,希望能協助我釐清狀態,但我一次次的閃躲問題,不願面對自己的困境。

曇花一現

直到梅子說出不知到底該如何幫我時,我才強迫自己去思考定位,我在亞齊想要獲得的是什麼?是走馬看花,還是深入田野,找出議題、搜集資料、賺取經驗帶回台灣?當時自己在社工系大學部所操作過的研究方法因時間限制,設定研究主題後偏向以數據呈現,整理及解釋最終數值結果,未能探討其過程。進入亞齊的田野調查則是以大方向進行,遇見及取得的資料沒有一定範圍,操作法在過程中不斷進行調整。兩者間的差異正是我想學習的部分。

自那時起,我深刻意識到自己對團隊的貢獻為零,與梅子再次討論後,決定從能完成的小事開始做起。參觀亞齊博物館的那天,我逼著自己反覆與數位亞齊朋友比對香料名稱,其他人可能很容易做到這件事,但對當時的我來說,這是穩定自己的一大步,讓我知道我有能力且能實際執行。之後幾天便進入狀態,與團隊一同前進。

那幾天在亞齊,就像是整天進行會談。會談是社工必備能力,需在高度專注下使用談話技巧向服務對象蒐集資料,同時關照對方情緒。之前的會談經驗需在聆聽當下於腦中進行分析、感受對方,進到亞齊則不只要與人對話、分析觀察及蒐集到的資料,也要一邊記錄感受、反思操作上是否有可以改進的地方,訓練自己的專注度。

倒數第二天關在房裡整理遺漏的田野筆記,又再次體認到自己的完成度就是這麼少,跟其他團員所付出的心力完全不能比。將專注度提到最高,扎扎實實的敲打一字一句,邊打邊回顧先前所寫,發現確實有梅子說的太過描寫自己的狀態、情緒,而忽略掉更重要的客觀事實,警惕自己應謹慎撰寫。

反撲

回到台灣後,準備發表會時再次出現沒有執行力、瞎忙的狀態,我容易受到環境影響,狀態起伏不定,無法靜下心面對自己的不足,有時以為自己正在前進,但其實是原地踏步,無法鞭策自己,不願真的逼自己去受苦。夥伴們察覺我的狀態,幫助我一起調整,帶著我前進,如果不是因為有夥伴,我無法在亞齊、在準備發表會那幾天燃燒生命的狀況下撐過,不論是彼此的精神鼓勵,還是相互提點,每個人都善用自己所長來為團隊付出,感受到大家都是以真誠的心對待。

這次經歷讓我誠實面對自己,把自己的不足和問題攤開來,偷懶、不扎實,心中明白沒有努力就沒有成果,但還是會想要賣弄小聰明,不願意一步一步穩扎穩打,沒有拼命的去做,是我一直以來常出現的學習狀況。雖然這樣的問題還是會反覆出現,但透過這堂課,我知道自己是有能力改變的,只要願意看見自己的狀態,在壓力下想得更多、更深,並確實執行,必能再次成長,達到自己的期許,影響身邊的人。

田野筆記摘錄

「……被其他人點醒自己太過關注自己的狀態,……未對外在環境、互動有詳細觀察,……很明顯的落後了一大步。……開完會……發現其實每個人都很注意團員間彼此的情況,知道對方提出來並不是要責罵或是如何,而是促進團體間能力……不如自己好好地透過他人所看到的部分來檢視自己。」(2017.11.17 田野筆記/ 婉琦)

「……靜下心來想,意識到自己的焦慮其實跟在台灣面對龐大課業時一樣,很想要逃避面對這個部分,所以把自己的情緒無限放大……自己是處在一個很被動的狀態,有發現自己怎麼沒有開口問問題,但又只會覺得自己不會問,問不到重點而不做,連嘗試都沒嘗試,拖累大家。」(2017.11.20 田野筆記/ 婉琦)

「……今天真的有逼著自己去完成資料的搜集,過程中是辛苦、甚至是無聊的,但想到能替團隊多增添一些東西,或是增加比對資料,這都讓我覺得是值得的,自己也在努力過後獲得了踏實感。」(2017.11.22 田野筆記/ 婉琦)

「……我跟瑋哲到餐廳討論等等可以怎麼分工,……透過討論讓我們兩個都進入狀況。……在我無法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時,我立刻打pass給瑋哲,他接收到後也立刻查詢,彼此間的搭配越來越好。」(2017.11.26 田野筆記/ 婉琦)

「……今天在打田野筆記時有很踏實的感覺,是很充實的,真的很投入的在做這件之前一直排斥的事,但真的做了之後發現其實沒有這麼難,也發現自己很容易被外界事物影響,所以給自己一個空間跟時間整理是重要的。」(2017.11.30 田野筆記/ 婉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