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電話,與梅子再次接上線,她邀請我加入KeAceh團隊,希望我能夠跨出舒適圈,在大學生涯中多方面嘗試。檢視自己長久以來的學習狀態,總是喜歡光說不練,所以決定畢業前接受一個嶄新的挑戰,在一整年的學習過程中,與大家一同出國了解異文化,增加視野的廣度。

學習之路

最開始的訓練,便是閱讀《如何做田野筆記》這本書,對於平時沒有閱讀習慣的我來說,難度相當高,需要好好坐在書桌前,耐著性子遊走字裡行間,吞下生硬的新知識。但囫圇吞棗的結果,往往無法抓出書中要點,幸好在夥伴共同分工摘錄重點後,漸漸釐清了書中的觀念。

出國前的三次出田野,得以驗證自己是否理解書中的內容。第一次的田野筆記內容過精簡,在看過婉禎的田野筆記後,意識到在田野中必須放大感官,才能將細微的觀察與發現,完整的寫入筆記中。除了撰寫筆記,影像紀錄也極為重要,有了影片與照片的輔助,可以加深田野印象,幫助回憶出田野時的種種經歷。原先拍攝沒有注意相片的構圖,導致相片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梅子逐一說明大家拍的照片之優劣,且要如何拍才會讓照片看起來有意義,甚至有身歷其境之妙。

不過,害怕失敗一直是我的罩門,不敢表達意見,深怕因為講不好被指正,導致無法進到課程脈絡。某一晚的談話,婉琦點出我的問題點:「既然講與不講都會被修正,為什麼不嘗試表達呢?」因此開始試著提出看法,透過夥伴間的討論,找出思考上的癥結點並進行調整。此外,出國前夕梅子因為我的學習狀態而開始考慮是否讓我繼續參與生活營時,我擔心並以更積極的行動整頓自己。例如,改變了凡事只記在腦中的壞習慣,改用記事本,同時主動查詢有關目的地的網路資料,為即將到來的旅程做準備。

亞齊印象

初訪亞齊,凡事都充滿著新鮮感,儘管平時不習慣吃辣,仍嘗試了不少辣味十足的美食。走在亞齊街道上,當地人總是毫不吝嗇地釋出善意的微笑,向店家詢問問題時,多半很用心的解答著大家的疑惑,使我深刻的感受到亞齊人的熱情與溫暖。

每天都有不一樣的感官刺激,讓我們對一些議題產生興趣,像是伊斯蘭女性服裝、色彩鮮艷的香料等等,也在亞齊朋友的協助下,順利採集到許多相關資訊。和亞齊朋友的友誼,就在每天的相處中一點一滴的建立起來,一開始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但相識幾天後,漸漸熟悉他們的個性與興趣,談天起來更加順暢愉快。例如與喜愛音樂的Fatra談歌曲,能夠進一步得知,他如何將平時關心的周遭大小事物寫進他做的歌曲裡頭。

相機是這趟旅程中最重要的搭檔,不僅能保存所見所聞,也增加了與亞齊人接觸的機會。只要一句話「Boleh foto(可以拍照嗎)?」他們總會面帶笑容,擺好姿勢。在市場探險,攤販們看到相機鏡頭時,常停下手邊的工作,不經意的比出勝利的手勢接受拍照,我也會站在稍遠處,捕捉他們工作時最自然的畫面。此外,我更多次與夥伴分工合作,根據手中相機的特性完成不同主題的影像記錄。

學習團隊溝通

亞齊團隊的每位夥伴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分工撰寫臉書粉專文時,多半是喬安一字一句地帶著我修改文章。覺得拍的照片不滿意,便會找芸芸或韋婷討論,如何取景會更好。當田野觀察或寫筆記感覺卡住時,不時會向婉禎請教與討論如何寫。

回顧這段學習之路,我看見自己局限於舊有的思考模式,無法將心態歸零的困境。因為缺乏自信,時時需要透過他人讚美與鼓勵來肯定自我,但又害怕承認錯誤,因此堅持己見,聽不進別人的建議,不論亞齊生活營之前,或者打造成果網站時,都曾經造成團隊運作上的困難。經由夥伴的再次提醒,才放下執著,融入應有的脈絡。

梅子帶領的亞齊團隊討論模式,經常是透過每個人想法的互相激盪而得出共識,這與我一直以來的學習模式不同。我在團隊裡體會了討論的重要性,與夥伴的溝通不僅能協助自己找出思考上的盲點,更能加強自己表達的能力。因此未來與人交流時,會時時提醒自己要從別人的角度出發去思考事情,提升溝通效率。儘管課程總有結束的時候,但我相信若謹記在梅子這裡所學的一切,一定能在需要跨界合作的場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田野筆記摘錄

「……出發前,看到婉琦在群組內提醒大家check in時,心中開始急躁……睡眠被這個事件打亂,心情就開始起伏,但我提醒自己要趕快調整好情緒。在這趟旅程中,因為有太多新鮮的事物等我去發掘,唯有靜下心來,打開自己的感官,觀察身旁大小事,才能夠留下完整的記錄……以心理層面來看,這是一種挑戰,因為要獨立照顧好自己,並且給予大家協助。」(2017.11.17 田野筆記/ 瑋哲)

「……路上梅子提到我拍照的部分該怎麼進行加強……公車行駛後我嘗試不要看著相機觀景窗捕捉車內的畫面,梅子提醒我拍攝動作不要太大,還有注意安全。」(2017.11.21田野筆記/ 瑋哲)

「……下午與 Fatra 的對話中,發現自己並沒有系統性的問問題,所以導致話題一直跳躍,在聊天的過程中,注意到對面的婉禎會透過當下的問題得到的答案,繼續往下詢問,這成為我接下來問問題的方向。」(2017.11.24田野筆記/ 瑋哲)

「……這次是我第一次在大清真寺拍照……剛開始拍攝的時候,婉禎注意到我會主動詢問穆斯林女性是否能拍照,因此她提醒我應該要捕捉她們自然的畫面……一名年約40歲的男子找我跟喬安搭話……與我們同行的老師還被誤認成我們的母親。老師後來向我們解釋,這樣的誤解代表一般都是家人一起逛mall,所以才發生這樣的誤認情形。我們來到了二樓的遊樂場……在這裡,發現了穆斯林男性、女性的社會分工。」(2017.11.25田野筆記/ 瑋哲)

「……與報導人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他們很重視我們的看法,我們如颱風般的短暫停留在亞齊,對於分離,在他們心中肯定會比我們難過,因為我們就像過客般打擾了他們原本的生活。」(2017.11.30田野筆記/ 瑋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