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終於迎來了期盼已久的「海外伊斯蘭生活營」。保母車在清晨陸續接完各定點等候的夥伴們後,便從埔里直駛桃園國際機場,我們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過境一晚後才抵達印尼。過程中,亞航(Air Asia)櫃檯報到、出入境,以及飛機上的香料風味餐,讓大家逐漸有了出國的真實感。揮別台灣舒適圈的同時,梅子領著夥伴們在晚餐時刻進行一場心靈對話,沈澱焦躁不安的情緒,準備明早飛躍馬六甲海峽(Strait of Malacca),踏上未知的旅程。

啟程

關掉五點的鬧鐘,將行李、護照及登機證再三檢查一遍,「賴群組」(Line)馬上傳來夥伴們的各種提醒。出發前,處於水深火熱期中考週的同時,大家還肩負出國事宜的準備,將交通路線、登機流程、旅遊資訊、香料辨識表…等一網打盡,集結成一本手冊,接著到埔里地母廟、良顯堂拜拜,求取平安水和護身符。這一連串緊鑼密鼓的準備過程,從腦袋到身體,都於無形中累積起巨大的出國壓力。

完成登機報到、出境手續後,眾人在機場內的免稅店逛起來。婉琦和韋婷駐足在玩具店前,已經開始考慮給家人的合適伴手禮。芸芸漫無目地走在機場內,一邊猜想亞齊的生活樣貌,一邊看到一位老先生看英文報紙卻用台語聊天,意識到自己正在遠離熟悉的環境。喬安和梅子則坐在餐廳內談話,喬安坦承這兩週主動攬下許多任務,卻因為思考不周全而顯得焦慮急躁。梅子建議他靜下來思考自己的定位。

下午兩點眾人陸續登機。起飛後不久,東南亞籍空姐便送來飛機餐。芸芸知道印尼料理偏辛辣,這幾週不斷練習克服,興奮地想測試自己的進步幅度,她一口接一口吃著裹甜甜沙嗲醬的雞肉串和糯米糰,最後還是忍不住喝了好多水。拿到椰漿飯的婉禎,不習慣又辣又鹹的口味,過程中吃得異常辛苦,但坐在旁邊的喬安已津津有味地吃完,這頓風味餐掀開夥伴們料理體驗的第一頁。

梅子和瑋哲在吃飽後聊起課程當初的設計和人選的條件,一段幾經波折的過程,左思右想終於找到了來自不同系級的我們。然後在前八週跟著梅子進入田野,練習人類學的參與觀察與記錄,夥伴深刻感受內在思維的「碰撞、釐清、重整」,每次課堂結束便開啟自我對話、思考定位。度過這學期課程第一階段魔鬼訓練營的我們,對自我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帶著不一樣的個人成長課題,迎接課程第二階段的來臨。

團隊中的自己

降落吉隆坡機場後,一行人跟著熟讀路線圖的瑋哲、喬安,找到預訂住宿的過境旅館Tune Hotel,隨後在飯店內一間可以使用美金的馬來西亞餐廳用餐。外頭天色已暗,在橘黃色燈光的照射下,映出七張疲累的臉。「我們來分享一下各自的狀況,還有想法吧。」團長梅子丟出了這個議題,這句話恰恰是一整天的奔波忙碌後,讓夥伴靜下心來沉澱的開始。

喬安率先回應,早上和梅子談話後,意識到自己會因為某件事沒做好,更想要攬下其他的,證明自已可以做好。但自顧不暇的情況下,連帶著處理事情不夠細膩、思考不夠周全,形成惡性循環。梅子以「團隊」的角度回應道:「個人必須先清楚自己的能力,不可能貪心的什麼都要做好,當其中一人狀態不好時,團隊中就得有人跳出來接手。」這句話被夥伴們默默寫進筆記內。

瑋哲分享他的反思。出發前狀態極為不穩定,無法靜下心將事情完成,梅子希望他好好調適自己的狀態,所以接近出國前都在練習用影像輔助紀錄,思考如何協助夥伴,今天便極力放大感知,努力速記、拍照。瑋哲的積極轉變,鼓舞了芸芸和婉禎。婉琦分享時只提及和一位阿姨搭話的內容,顧左右而言他的逃避態度,讓梅子直言要她盡快調整好。夥伴察覺到她的慌亂情緒,紛紛提出建議。婉琦才坦言道,越是想掩蓋或忽視自己的不良狀態,反而越會被夥伴看出來,不如透過團員提點的部分來檢視自己,瑋哲附和了團體對話的正向作用。

梅子接著說明「田野筆記值日生」的概念,用團隊合作的方式協力完成田野筆記。在十五天裡,夥伴輪替主筆者,客觀地描繪當天行程及眾人的互動,成為公共版的田野筆記,掛在學校課程資訊網上,其他夥伴則以補充的角度回應,並且寫下個人觀察及反思。擔任第一天主筆的韋婷,一時忘記以紙筆取代手機的速記原則,經梅子提醒後及時修正了過來。 

梅子在聚會的尾聲特地提醒夥伴「不要浪費在亞齊的時間」,因為這一趟行程得之不易。大家各自若有所思地回到房間,在心境上不約而同地「道別台灣」。婉禎坐上床,拿出紙筆和自己對話,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沉澱好情緒。意識到自己太過牽掛台灣事物,才會無法進入狀況,因此在筆記本上寫著:「放下台灣的人事物,察覺此刻正在與世界對話中,才能找回當下的感官知覺。」同房的芸芸重新回想來亞齊的目的,及我們這些學習過程,拿起手機開始和親友解釋未來十五天將全心投入亞齊生活,減少和台灣的聯絡。當晚瑋哲的田野筆記寫著:「…沒有外務的十五天,對我來說是很難得的機會,因此我能帶著自己的求知欲,全身心投入這裡的一切…。」

吉隆坡過境的這晚,我們一同回想加入課程的初衷,及這一段準備過程的點點滴滴,反思自己的定位和能力。我們意識到,唯有整理好情緒,才能在最快的時間內放大感知、進入他者世界。因為明日踏上亞齊的土地,意味著回程時間也開始倒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