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主要行程是進行踏查議題的可行性評估,我們去了當地規模最大的菜市場,以及三間華人廟宇。在市場,看到些不曾接觸過的新奇事物,像是魚頭被宰殺成狀態奇怪的魚。一整天下來,在菜市場與餐廳,夥伴們有許多新鮮的吃喝體驗,嘗遍酸甜苦辣各種滋味,也在用餐過程中觀察學習亞齊人「如何吃」的禮儀規範。

亞齊餐

一大清早我們到宿舍附近走走。和煦的日光伴隨微風輕輕吹拂,恣意走在路上,讓人心曠神怡。拐個彎兒,不遠處的樹下聚集四位男子,身旁有幾個飽滿直立的麻布袋,抬頭一看還有兩個人在樹上。梅子上前攀談,原來他們正在採收羅望子,好奇的夥伴們紛紛拿起羅望子嘗鮮,跟著指示撥開像豆莢的乾硬外殼,內有褐色軟嫩的果肉,酸中帶甜,味道很像烏梅。好酸的梅子非常喜歡,連續吃了好幾串,大呼:「好好吃喔!」為今日的舌尖體驗拉開序幕。

近九點,肚子咕嚕咕嚕叫的大家興奮地跳下車,跟著亞齊朋友走進早餐店 (Mami Yose)。門口的櫥窗裏放滿各種菜餚,店內最深處是飲品調理區。見到一群外國人進到店裡,店家與其他客人對我們的態度相當友善,不僅會主動與我們攀談,問從那裡來,見每個人手拿相機,也大方地露出笑容讓我們拍照。離開前,我們還跟老闆一起拍了合照。

在亞齊朋友的推薦下,大家點了「馬來米糕」(lontong),一種用香蕉葉包裹蒸製而成的米製品,搭配蝦餅、麵條、炸馬鈴薯、蛋等成為一份,口味微辣。馬來米糕吃起來的口感有點像台灣的蘿蔔糕,軟中帶硬。特愛這道料理的婉禎,三兩下就吃得乾乾淨淨。用餐時,Furqan問我們要不要喝在咖啡裡加入「牛奶」的「桑耳咖啡」(sanger),飲料剛端上桌,承受不住辣的芸芸,趕緊喝了好幾口,發現異常的甜膩,舌頭都快沒知覺了。細問之下,才知道Furqan口中的「牛奶」是指煉乳。

飯後,梅子跟婉琦被店員沖泡咖啡的方式給吸引過去,只見店員舀了數匙的熱水進碩大的濾網袋後,隨即高高舉起,一道咖啡泉流入底下的鐵口杯。聽到驚呼聲的我跟芸芸,湊過去看時,店員已在調配另一種飲料「半熟蛋汁」(boh manok setengah),把生蛋放到熱水浸泡五分鐘後,將蛋汁倒進杯裡,再灑點鹽跟胡椒調味。一旁的Fatra說這飲料可以補充精力,他在足球賽前一定會喝上一杯。有幾位客人都喝上一杯,Fatra也點了一杯給好奇的我,淡淡的鹹味與嗆味帶出濃烈的蛋味,口感溫順,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中午的用餐地點是著名餐館「哈珊飯館」(Warung Nasi Hasan)的分店,在班達亞齊頗受歡迎,專門提供亞齊料理,建築物是半露天的高腳屋,用餐時還能欣賞外面的風景。一就坐店員便迅速上菜,長桌上瞬間排滿大大小小的盤子,每人面前都有個裝了飯的圓盤。面對滿桌的合菜,我們不太清楚要如何用手食,芸芸、婉琦跟梅子觀察後發現,亞齊朋友都會一次將想吃的菜餚抓取好放進自己的盤子,並會互相傳遞、詢問其他人要不要吃這道菜;若吃不夠要再添加時,會先將右手洗過,再進行下一輪的取菜。恍然大悟的眾人,依樣畫葫蘆地取菜,享用滿桌的佳餚。在店員跟Fatra的介紹下,我還品嘗了由許多香料混雜製成的「酸蝦醬」(asam udang)跟「椰子醬」(pliek ue),但只感受到特別突出的酸味。

市場裡的酸甜苦辣

今日上午去的大市場「頗奈庸市場」(Pasar Peunayong)是班達亞齊規模最大的批發市集。和台灣的傳統市場相似,人潮跟車輛在路上交雜,空氣中瀰漫廢氣與蔬果殘渣的腐敗氣味。馬路兩側有著各式各樣的攤販與店家,不少的攤子上頭會拉起一大片遮陽用的藍色帆布。

我們兵分四路各自穿梭在市場中。三組夥伴在小巷子裏相遇,停留在一個販賣印尼草藥「佳木」(jamu)的行動小攤販前。販賣的婆婆熟練地調配後遞上一杯濃黃色的飲料,我率先嘗試,淡淡的薑味中帶點甜味,溫順好喝,一口氣喝光光。其他夥伴見狀也點了一杯共享,婉禎、韋婷喝了一口就受不了滿嘴草藥味;芸芸才喝一口,就被薑的辣味嗆得臉都皺在一起。婉琦表示味道苦苦澀澀的,有薑黃的味道。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裡面加了什麼,經Eka幫忙詢問後,原來除了薑黃汁,還另加兩種不同的薑汁。

離開小攤販,我順勢拿出稍早買的飲料「羅雜」(rujak)讓夥伴品嚐,頑皮地說:「裡面加了很多水果,冰冰涼涼又甜甜的很好喝唷!」信以為真的婉琦喝了一口後直呼好辣,和我嘗鮮時的反應一模一樣。韋婷提到剛剛遇到梅子跟瑋哲,遞給她用竹葉包裹的小點心「烤糯米」(pulut),以為小點心應該是甜的,沒想到吃起來竟然又鹹又辣。看來,想像與現實存在落差。

走出巷子,便見到梅子、瑋哲與Zia在對街的咖啡店休息。瑋哲向芸芸跟韋婷分享,他以為碟子只是單純用來托咖啡杯,沒想到咖啡上桌後,Zia倒出一點咖啡倒碟子裡,告訴他這樣喝可以助於散熱,更容易入口。大約與此同時,緊鄰著瑋哲身旁,對坐的梅子與Zia開始討論起一些社會性議題,例如Zia想要知道梅子對於幾個月前發生在亞齊,同性戀被鞭刑的看法。梅子先是問了Zia這個議題在可蘭經(Korean)是否有記載,接著委婉指出東南亞某些地區的族群存在第三性的文化,又強調宗教事件常反映的是社會人的問題,與信仰往往無關,Zia點頭表示明白了梅子的答案。

我還來不及坐下,Fatra便拉著我到旁邊的攤子買了一顆榴槤與大家分食,口感綿密又香又濃,比我們在台灣吃到的「進口貨」好吃太多了;梅子也拿出稍早買的蛇皮果與紅毛丹,芸芸吃了紅毛丹,一臉幸福地說這是她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水果。市場之旅在眾人吃水果談笑當中畫下句點。

到了晚上開會,梅子問大家今早在市場有沒有什麼新發現。她先分享在賣海鮮的地方,看到有些攤販所賣的魚,魚頭的部分竟然被消除到只剩下魚眼睛,非常特別。喬安因此被指派向亞齊朋友詢問這麼做的原因,並且把這個發現寫成每日趣聞,發表在生活營的粉專上。夥伴們對市場的初步印象,是每個攤販與店家販賣的商品琳瑯滿目,很多都是在台灣不曾看過的東西。在香料的部份僅能認出少數幾項,如:蒜頭、辣椒、薑黃、香茅等等。整體而言就像在霧裡看花,除了驚嘆之外,只能逐項拍照記錄,詢問亞齊朋友這是什麼,那是什麼。

參觀華人廟宇

菜市場所在的「頗奈庸區」(Peunayong),也是著名的華人區(China Town)。事前梅子已查資料得知在班達亞齊有華人廟宇,廟宇是能夠把華人聚在一起的傳統組織,為了想了解在亞齊的華人現況,結束菜市場的行程後,遂前往附近的大伯公廟。因大門緊閉,我們從一旁的側門進入,廟方人員解釋因人手不足,故平常只開放側門,還說附近另有觀音廟和媽祖廟。

離開大伯公廟,我們來到相鄰的觀音廟和媽祖廟,廟門也都緊閉著,從窗戶往內看,絲毫不見人影。後來,在對街殯儀館裡的一名男子協助之下,順利進到廟裡參觀。在參觀這三間廟時,都不見其他香客前來參拜,夥伴們一致感到空空落落,冷冷清清的。向廟方人員詢問後,得知住在這附近的華人多以做生意謀生,和亞齊人參雜住在一起,而在亞齊有兩座南亞大海嘯後建立的華人聚落,分別是台灣慈濟建立的大愛村,跟中國政府援助的中國印尼友誼村。

下午亞齊朋友有重要的足球比賽,因此用完午餐後本日行程便告一段落,大家回到宿舍休息。晚上開了長達七小時的會議,首先回顧今日的行程,談論觀察與新發現,例如比起台灣,亞齊的餐點中鮮少有蔬菜水果。而在梅子的協助引導下,每位夥伴釐清自己當下的學習狀態,有人仍處在只關照自己情緒的狀態,有人已經能跳出自我,同時觀照自己與其他夥伴。

最後討論議題如何操作,能與多元文化尊重有所關聯,得出兩點共識。在「穆斯林頭巾」議題方面,一方面由女性夥伴自身穿戴的經驗出發,一方面到專賣店與清真寺拍攝照片。在「香料」議題部分則先至市場拍攝照片,呈現其豐富多樣性。梅子決定在明天安排一場對話,正式向亞齊朋友說明此趟生活營的任務,期盼能獲得他們的支持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