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六,整個地區已進入雨季,天空有時灰濛濛的,雖然比較涼爽,但路上偶爾泥濘難行,影響工作效率。我們在上午主行程結束後決定繞去購物中心用餐,意外地過了閑適的一下午,跟著穆斯林家庭渡週末。上午五位夥伴前往大清真寺(Masjid Raya Baiturrahman)拍攝穆斯林婦女的服裝與穿戴頭巾的美麗倩影,梅子和喬安則到附近的街區繞繞,觀察摩托車對亞齊社會的重要性,連同購物中心滿是穆斯林家庭親子溫馨互動的景象,我們再次驚豔街頭亞齊的真實樣貌。

廣場上的二三事

白天在外跑行程,晚上開會到夜半,如此日復一日,疲勞持續積累,當中還有三位女性夥伴適逢生理期,戲稱是到亞齊參加「梅子魔鬼訓練營2.0」的眾人,也漸漸支撐不住了。今早車內的氣氛不似前幾日朝氣蓬勃,梅子向要在大清真寺拍照的夥伴(婉琦、瑋哲、婉禎、韋婷、芸芸)提醒注意事項後,忍不住嘀咕起來:「你們今天是怎麼回事,這麼安靜。」

從地下停車場沿著樓梯走上廣場,陽光刺眼,加上連續幾日的大雨,一漥一漥的積水使得地板濕滑難以行走。儘管有種種不利拍照的因素,但五位夥伴們仍強打精神開始執行今日的任務。先前已去了幾家頭巾店踏查,分析出頭巾與服裝的搭配原則。選擇進大清真寺一方面是要印證我們的分析,另一方面是期待可以拍攝穆斯林女性披戴頭巾,倩影動人的照片,收集更多的「樣本」。

今日的Fatra依舊很給力,全程陪同,不停幫忙詢問廣場上的人能不能拍照。夥伴們除了觀察到不同類型的頭巾衣飾搭配,也目睹了一場婚禮,新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還有好幾位專業攝影師在不同的位置蹲點,為穆斯林觀光客提供拍紀念照的服務,有家庭出遊,友朋結伴,老師帶學生郊遊踏青等等。也因此,揹著相機在廣場上走來走去的夥伴,被一群小朋友不怕生地搭訕,問了從哪裡來,名字是什麼等問題,還指了指相機,希望也能被拍照,過程中不停地發出喀喀喀的笑聲,增添不少樂趣。近中午時分,夥伴們圍繞在一起討論分享心得。婉禎用的是定焦相機,若要拍近景得不斷移動,好幾次因地板濕滑差點跌倒,但因為拍到喜歡的畫面,讓她越來越進入狀況,一口氣拍了五百多張照片。

摩托車人生

另一方面,我與梅子踏上尋找專賣頭巾的店鋪之旅。過去幾天,多是搭車定點跑行程,鮮少有走在街頭的機會,路上遇到的亞齊人,見到我們多會露出親切的微笑,還很樂意被拍照。在一家專賣印尼布料(batik)的服飾店,老闆還拿出手機邀我們自拍哩!

走著走著,梅子忽然發現,忘了販賣頭巾的店舖位在何處。乘著興頭,咱倆決議駐足在方才經過的大十字路口,捕捉穆斯林女性騎車飆風的身影,如此一來,便能與其他夥伴在大清真寺拍的照片配合,呈現出不同情境與場域中穆斯林女性穿戴頭巾的畫面。

此外,我們也見到不少初抵亞齊即引起我們注意的「三輪摩托車」(becak)。在摩托車左邊加裝座椅、小攤車或平板車,可以用來載人、運送貨物跟擺設攤子。來往的車輛當中,汽車明顯少很多,這也凸顯亞齊人在生活各方面對摩托車的依賴之重。樣貌多變的摩托車,乘載著男女老少各自的人生故事。

在十字路口拍照時還發生一件憾事,梅子中途發現她的相機竟沒裝上記憶卡!拍的照片全都付之一炬,亞齊人友善微笑的動容畫面只能在腦海中回味了。原先預計完成早上的拍攝行程後,便直接回住所休息。兩組人馬會合之後,大家的狀態明顯比一早出門時更低迷,因「記憶卡事件」也情緒低落的梅子便提議去購物中心(Suzuya Mall)吃頓午飯放鬆一下,調整好心情再回去。

購物中心的穆斯林

我跟瑋哲與一位陌生的印尼男性有了短暫的接觸,中途加入對話的梅子被誤以為是我們的母親。事後梅子解釋,穆斯林的家庭觀念重視和家人的相處,在認知上,像購物中心這樣的場所不太可能是老師與學生一起出現。尤其今天是星期六,是家人一同外出購物玩樂的週末好時光。

確實,在購物中心待了一下午,處處可見父母帶著孩子一起行動。在咖啡廳及肯德基也見到不少穆斯林家庭聚餐的一面,即便是年紀很幼小的兒童,也是和大人一同上桌,不像台灣多會讓小孩子坐兒童椅,還在遊樂場見到許多親子遊樂的溫馨畫面。有些大人會跟著一起玩遊樂設施,嗨得不得了;有些年紀太小的小朋友,父母則會手把手帶著一起玩,或是乾脆抱起小孩,以符合玩遊戲機台所需的高度;也有家長是站在一旁全程陪同,神情專注且溫柔地看著孩子嬉戲,或是拿出手機替童年回憶增添一筆紀錄。

除了見到親子相處外,在遊樂場有位戴紅色頭巾的女孩,站在跳舞機前熱舞,吸引許多人駐足圍觀。她動感地舞動身軀,和原先認知的穆斯林女性形象有段落差,婉禎跟婉琦向Fatra與Odie討論此舉是否妥當,兩位男性亞齊朋友表示社會允許這樣的行為,但不會希望自己的女朋友這麼做。

浮生半日閒

經過一上午的拍照,精疲力盡癱在車內的大家,一看到購物中心外頭的肯德基招牌,瞬間「活」過來,開始歡呼大叫,七嘴八舌地說:「齁嗯,老師,去嘛去嘛!在亞齊的肯德基味道肯定跟台灣的不一樣啊!對呀對呀,而且難得可以吃到味道比較熟悉的食物欸!」原先反對的梅子,抵擋不住大家的哀求,最後高舉雙手投降。

在肯德基吃到口味熟悉的速食,加上相似的裝潢風格,讓人一度有回到台灣的錯覺,多多少少化解大家的鄉愁。部分餐點提供白米飯,店內無限量供應辣椒醬,與速食店不甚「搭嘎」的白米飯跟辣椒醬,反映出外來飲食文化與在地飲食習慣的揉合。原先有事情的Furqan,在忙完後趕來和我們一起用餐,大家分幾桌坐,有人閒話家常,有人則和亞齊朋友繼續談生命史,此趟生活營鮮少吃到這麼輕鬆自在的一頓飯。

除了在肯德基用餐,我們還到三樓的咖啡廳(UNCLEK)小憩。慵懶地靠著椅背,欣賞窗外的景色,邊享用小山般的招牌甜點「薄紙餅」(Roti Tissue),喝上沁涼的飲料,靜靜地享受難得的悠閒時光,窗外的雨一點一滴將疲勞感沖洗乾淨。離開前 Odie突然現身,讓大家吃了一驚,因為前一刻他才詢問我們人在何處。

走出咖啡廳,眾人的好奇心被不遠處的幾座大型機器人給撩撥起來。體重符合規定的芸芸跟韋婷,童心未泯地坐上去,玩了一場機器人大戰,逗得所有人拍手大笑,婉琦還激動得撞倒一片鐵柵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唯獨梅子還保有一絲理性,拿起相機記錄這狂歡的時刻。

傍晚回住所的路上,眾人延續高漲的情緒談天說笑,和早上出門時的車內氣氛,簡直是天壤之別。晚上則為隔天的重點行程:進家戶採集料理,進行了詳盡的分工與沙盤推演。因為深知寶貴的機會只有一次,加上我們被告知,家戶的廚房並不大,恐怕無法一次容下所有人。這也意味著拍照的困難度隨之上升,最後決定由團長梅子出馬,一肩扛起這艱難的攝影任務。經過下午的「充電」,今晚的團隊給人一種再出發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