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往東北行,到古代亞齊王國建國的核心區(Aceh Besar),跟著Juanda Djamal參訪了兩處正在試種胡椒的園子,也見識了火山溫泉及真正的亞齊高腳屋住宅(Rumoh Aceh),而非(上星期所見)博物館作為展示區的設計而已。Juanda目前正到處倡議社區家戶「一起做」的農作模式,他所抱持的價值觀與生命哲學,提供我們對穆斯林信仰的社會實踐層面一種新的認識,與Juanda的談話是此行參訪過程中最大的收穫。

兩處迷你胡椒園

通往社區的路上,我們邊看窗外的景色,Juanda邊跟我們介紹這個地區,他說這裡為十四至十五世紀亞齊王國(Lam Urie)的首都(Krueng Raya),在伊斯蘭文化進入前曾被印度文化影響,是亞齊最古老的地方,十九世紀荷蘭入侵時,為亞齊人抵禦的戰場。聽到這,我們不禁驚嘆他的博學多聞,也好奇如何獲得這些知識,Juanda不假思索地說自己喜歡閱讀,也喜歡透過訪問當地居民來進行查證,他經常聽耆老說故事。

Juanda曾在去年到台灣為社區取經,也在此時與梅子認識。當時梅子提起《最嗆的貿易史》這本書的內容,使他興起了延續亞齊原本就遠近馳名的胡椒種植,於是開始奔走,說服大家種胡椒。目前已有兩戶開始進行實驗。這個構想因梅子而起,所以一定要帶我們來看看。

夥伴們都是第一次來到胡椒生長的環境,這才明白原來胡椒必須攀附樹木生長,Juanda翻開葉子讓我們更清楚看見它的共生現象,大家發出了驚嘆。這戶人家的三十棵胡椒樹已種了三個月,剛發現共生的樹木感染病害,使得胡椒無法吸取足夠養分,因此正在四處尋求解決之法。另一戶的園子裡是海嘯後所剩不多、原生種的胡椒,兩個星期前開始用扦插法種植,一段時間後將移植到肥沃的溫泉土壤區。此外,我們得知Juanda與村長、友人正在共同研究香料應用的可能性,例如做成肥皂、精油等,增加附加價值,而不只是用在料理上,期望社區居民有更好的收入。過程中我們認識了這個村(Ie Seuun village)的村長,聊上了幾句,實在難以相信,他只有三十三歲。

參觀完胡椒園,Juanda帶我們到火山溫泉景點看看,裊裊煙霧中聞到陣陣硫磺味,讓人聯想起北投溫泉。林立的小型休息庭、泡腳的座位區,讓我們忍不住好奇地到處走逛,並在小咖啡店裡停留了一段時間。婉琦與婉禎因為在台灣有接觸社區營造的經驗,所以跟Juanda進行了深刻的對話。

亞齊人的榮耀

Juanda戲稱自己為「無業游民」等級的志工,但在陳述目前「做什麼」的時候,卻又以「社區規劃師」自稱。妻子的工作穩定,所以他每天放心地在各社區間東奔西跑,透過與村長、村民的合作機會,推動「一起做」的農作模式,更不斷思考與尋找產品新型式的可能性,台灣之行就是為了替辣木尋找包裝機,並且參訪了相似作物的生產與行銷策略。他從西元2001年以來持續關注這個議題,那是海嘯發生、自由亞齊運動結束的前幾年。

Juanda說亞齊在歷史上曾經強大,他希望自己能夠讓亞齊再度站上歷史的舞台,恢復昔日的榮耀,作亞齊人比作印尼人更讓他自豪。海嘯過後大量非政府組織湧進協助,太多資源反而讓亞齊人遺忘了「一起做」的傳統價值,變得過度依賴外援生活,因此他很期待年輕人返鄉、社區人力再度投入生產線的行動。Juanda關心實際操作層面「給窮人機會」以及「避免中間商剝削」,所以計畫案總是從社區低收入的家戶開始,並且嘗試直接向國外尋求經銷商,確保底層農民的收入合理。

後來Juanda在他家門前的大樹下說了這段話:「『工作』(work)是穆斯林最重要的事,…亞齊人是不能獨自生活的,彼此間建立社會網絡『一起做』(work together)才是亞齊人的傳統觀念。」

亞齊人的傳統家屋

回程路上我們特別繞到Juanda家參觀高腳屋(Rumoh Aceh)。他從祖父母那兒搬來這棟西元1970年代的大房子,與他原來的樓房相連成獨特的組合,目前已是此區的地標,常有訪客慕名而來,讓他頗自豪。我們發現Juanda家的大門上裝飾了亞齊門(Pinto Aceh)的圖示,根據稍早亞齊朋友帶我們參觀大清真寺時的解釋,這個圖案代表迎賓。

高腳屋地面層的磁磚地板與造景讓人舒適自在,雖然擺設了桌椅組但氛圍卻讓人更想席地而坐。地面層與庭院之間沒有牆的阻隔,無限延伸的空間感彷若置身大自然、在涼亭納涼。這棟高腳屋的設計巧思讓我們讚嘆不已。Juanda稍後解釋了上層屋內的空間使用原則:面對正門的左手邊是男性活動區,右手邊是女孩房,中間為雙親的臥房,底層是人群與飼養的動物聚集之處。屋內並未沒有男孩專屬的臥室,因為傳統亞齊社會的男孩會一同在集會所過夜,一天大半時間都在家屋之外活動,因此在家內所分配到的空間相對單純。

Juanda在家中的庭院現砍了一串椰子招待我們,這是亞齊的傳統。大家心懷感激地依序接下舒緩身心的椰子汁,同時見識到Juanda如何把椰殼簡單裁成湯匙,用它挖椰肉的過程,我們大開眼界,紛紛投以崇拜的眼神。 跟昨天一樣,我們到了晚間才回到住所。今天臨時出現幾位亞齊朋友同行而讓座位塞爆,車子輪胎再度爆胎,新駕駛因技術不熟稔而導致全車的人驚嚇連連,這些多少影響了夥伴參訪狀態。行程結束後梅子才知道這些狀況,頗為震驚,心中盤算著找時間跟亞齊朋友好好溝通此事。隔天下午在交流會上先被亞齊朋友提出,坦承溝通後獲得了圓滿的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