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幾日的努力下,頭巾與香料的議題資料搜集多數已完成,接下來兩天的行程是到近郊參訪,經驗城市之外的人事物。今天去了位於班達亞齊南方、三小時車程的叢林區(Sampoiniet),拜訪在當地駐點、致力保育亞洲象的CRU組織(Conservation Response Unit)。除了聆聽這個組織的簡報外,我們更度過了畢生難忘「清洗、擁抱,以及騎坐亞洲象」的時光。回程順道品嚐了網路觀光客所推薦的「亞齊麵」(mie Aceh),口味頗像台灣的炒麵;沿途陸續仰望兩座清真寺在暮色及夜晚的樣貌,除了靜候亞齊朋友完成禮拜外,更發現了夜晚穆斯林男女互動上的「原來如此」。

出發尋找大象

從台灣就開始討論,直到亞齊才敲定的亞洲象行程終於成行,一早夥伴們頗擔心雨下不停,做了最壞的打算,還好一切如願,早上八點出發。出發前,婉琦和梅子聊著對於即將看見大象的興奮,夥伴們希望以最好的狀態接觸大象,確認彼此平時坐車暈車狀況後安排座位。一車先出發,另一車採買早餐後會合,等待會合的時間,梅子抓緊機會拍攝路上的摩托車與飛揚的頭巾。

開往CRU組織的路上,我們眼前的景色由亞齊市區的建築物,轉變成綠油油的稻田與山巒。行經一個小村莊,道路中間擺放著鮮紅色的旗幟,Zia向我們解釋這代表村莊正在舉辦婚禮或喪禮。開在鄉間道路上,突然映入眼簾的是走在柏油路上的牛跟羊群,我們忍不住驚呼,紛紛拿起手機或相機,記錄下漫漫長路中的小驚喜,Zia將車停下,婉禎、梅子、婉琦走下車與牛群拍照。

不過,一路上止不住睡意的韋婷、婉禎、芸芸和婉琦沒多久便昏睡過去,喬安拉著昨天沒能見到面的Furqan,問著他的夢想以及對未來家庭的想像,瑋哲藉機問Fatra更多有關禮拜的問題,以利粉專文章撰寫,梅子與Zia則天南地北地聊天,話題多半繞在Zia的學習規劃上。

開入叢林後,幾個睡著的夥伴因為路況愈發顛簸而醒來,睡眼惺忪地往車外一看,只見地面滿是泥濘,正想著不知道這條路還要走多久的時候,便看到右前方走出一頭鼻子捲著樹枝的大象,這一幕讓每個人都伸長了脖子一睹大象的風采。待車子停好後,環顧四周,位於這個叢林區的CRU組織園區並非十分廣大,僅有少許建築物及空地,幾棵大樹稀稀落落地長在園區中,身旁一棟一層樓高的水泥房子後頭有條河流,朝房子另一端望去,看到了三頭大象在圍起的區域內活動。

透過Furqan與Zia的翻譯,CRU的負責人Samsul Rizal對目前組織的運作進行了一些說明,CRU最初的保育理念受到國外生態環境組織的影響,為了保護瀕臨絕種的亞洲象所創立;如今已從原先的非政府組織模式併入印尼的政府部門,和其他的環保公益組織一同維護當地生態。目前CRU總共保育了四頭大象,分別由一位主負責人和一位助手協力照顧。組織在經營上面臨經濟壓力,但他們仍然抱持愛護大象的心堅持下去。

親近亞洲象

Samsul Rizal從圍欄內牽了一頭大象出來,我們一同跟著他的腳步走到圍欄旁。初次近距離接觸大象,大家無不驚嘆,在照顧員的允許下伸手撫摸大象,粗糙不平的象皮刮過雙手,手心觸碰到稀疏的硬毛,帶來一陣酥麻感。Samsul Rizal拿著一串青綠色香蕉,引導我們上前餵食大象。韋婷伸手接過香蕉,大象早已迫不及待以象鼻,靈活捲走上一秒還在她手上的美食,送入口中。

一旁照顧員不時撫摸大象的身軀,安撫牠的情緒,一邊指示大象用象鼻碰觸我們的頭。夥伴們一個個輪流走到大象身旁,低著頭等待象鼻接近,大象碰觸的力道適中,沒有輕到感覺不到,也沒有重到使人跌倒,大夥紛紛對此新奇體驗呵呵笑了起來。剛剛接受象鼻洗禮,現在要更進一步擁抱象頭,婉禎慢慢走近大象,用手輕摸大象。韋婷戰戰兢兢地走近大象,露出靦腆笑容,將頭輕靠在象頭旁。瑋哲雙手環抱大象,陶醉地瞇起眼睛享受這一刻。梅子拖到最後一位,才慢慢地、惶恐地與大象站近了一步,屏住氣息但彷彿若無其事地伸手拍著牠,夥伴早已看穿真相,調皮地猛按快門,捕捉這一刻「梅子假裝」的有趣畫面。

在工作人員的邀請下,團隊中唯二男性─喬安和瑋哲,跟著我們的亞齊朋友依序進入河中幫四隻大象洗澡。大象一下水,便將自己沒入水裡,男性們或站在河中、或坐在象背上,手上拿著鬃毛刷,替大象刷去身上的黃土。唯有一旁的Fatra遲遲不肯入水,後來在我們再三鼓勵下,他提起勇氣走到他所害怕的大象身旁協助洗澡。喬安一開始不敢刷太大力,深怕弄疼大象,當他看見照顧員刷象皮的力道時不禁咋舌。大象時不時調皮地用象鼻噴出河水,害得瑋哲和喬安都被濺濕了衣裳,就連一旁哈哈大笑的亞齊朋友們也無一倖免。

除了替大象洗澡,還有另一個跟大象親密接觸的時刻—騎大象。有了之前擁抱象頭的經驗,讓大家對於大象沒有這麼陌生。迅速搭配好兩兩一組,雀躍地走上高台,在一旁工作人員的攙扶下坐到象背上。大象身上沒有任何的座墊,韋婷看著底下的黃土,下意識地抓緊前方成員的肩膀,深怕自己會滑落下去。雙腳夾著大象的身軀,可以感受到皮層底下的骨骼跟肌肉,大象邁開步伐,身體隨著規律的頻率前後搖晃,抓到了一些平衡的技巧,梅子、芸芸都覺得騎大象比騎馬容易。

回程的意外收穫

與CRU成員道別後準備上車返回宿舍,Zia向大家解釋,當時下車後確認車子狀況,發現左後輪爆胎,不適合載太多人,於是我們大多數人坐進Fatra的車,減少Zia車子的載重。回程路上找了家修車廠進行補胎,之後便以平穩的速度繼續開回宿舍。

亞齊朋友介紹返程路上有間亞齊麵餐館,當時在台灣查找資料時,亞齊麵一再出現於亞齊旅遊資訊頁面,令我們對於這道料理很是好奇,距離回台倒數第四天,我們扼腕未能品嚐亞齊麵,一致同意要抓緊今日機會嘗試。剛上桌的亞齊麵冒著熱氣,一口吃下熱騰騰的麵條及花枝,伴隨著微辣的醬汁,類似口味較重的台版海鮮炒麵,沒一會兒功夫盤中便清潔溜溜。正當大家還沈浸在亞齊麵的美味中,看到外頭的天色逐漸暈黃,店家拿出咖啡色的布,將店門口圍起,低頭看了一下手錶,這才意識到已是禮拜時間。

外頭昏暗的天空替景色增添了不同的風貌,亞齊朋友就近找到一間清真寺進行禮拜,車子停在潔白的清真寺外頭,建築物在牆外暈黃燈光的照映下,更添一份神秘。大家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不禁拿起手中的相機拍下這難得一見的畫面,按了幾下快門,想起亞齊朋友特地告知我們留在車上,以免影響禮拜進行,便上車等待禮拜結束。

回程路上,第一次經過夜晚的大清真寺,周圍街景仍舊熱鬧,許多小販沿著道路販賣食物跟飲料,清真寺內不同顏色的燈光映照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顯露出另一種迷人氛圍,芸芸趕緊把握機會,在Fatra的陪同下,戴上頭巾入內拍了幾張照片。她發現浪漫的噴水池區聚集了最多的人群,許多情侶或是夫妻間的肢體互動更加親密,自然地擁抱著,與白天所見,或是亞齊朋友告訴我們的「規則」大不相同,但穆斯林世界對我們而言更真實了。

晚上夥伴們一起挑選今日與大象親密接觸的照片,分享在粉專上,讓台灣的親友一同感受我們的喜悅。開會時梅子提醒明天前往一位社會運動人士Juanda Djamal所協助的社區,需要注意的相關事項,並開始著手籌畫後天的分享會,希望帶給亞齊朋友一個美好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