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為主題可行性評估階段的最後一日,不但去了一間穆斯林頭巾高級專賣店,以及兩處華人聚落區,還參訪亞齊博物館園內的蘇丹聖墓園,在那裡我們與亞齊朋友聊到一些文化差異的話題。最後在郊外東北方的山上,第一次俯視了緊鄰著印度洋的班達亞齊市,清真寺與祈禱室屋頂是這個城市最顯著的地標,清楚可見,令人印象深刻。經過昨晚冗長的七小時腦力激盪後,梅子已帶領大家進一步討論出對於香料與穆斯林頭巾主題的可行性操作方式與地點,決定下午與亞齊朋友們進行交流,正式說明此行生活營的任務,並聽取他們對於我們學習計畫執行的建議。

Selamat Pagi!

亞齊朋友甫現身在住所的庭院,大夥帶著笑容用生澀的印尼語問早,Eka跟芸芸更熱情地擁抱在一塊。出發前,趁著昨晚七小時討論的餘溫仍在,夥伴們打鐵趁熱,協調等會上車誰要坐在誰旁邊,負責問什麼訊息,以期能發揮最大效益問出更多與頭巾、香料兩個議題相關的資訊。

Eka告訴芸芸有什麼市場或商場值得前往一探,韋婷問了Odie有什麼特別的清真寺推薦我們前去參觀。坐在婉禎與婉琦中間的Shally,和善且認真地一一回答有那些頭巾或服飾販賣店,是她會推薦朋友前去採購的地點。Shally是第六位亞齊朋友,遲了兩天,今日總算見到她了。

一路上,討論異常熱烈,團長梅子見狀即時微調行程,讓大夥兒留在早餐店內用。用餐時,梅子對亞齊朋友一致使用餐具,我們用手食的怪異對比十分驚訝。追問之下得知,亞齊人在某些狀況下,例如早餐過於匆忙,或是食用不同飯時會改用適切的餐具,如食用爪哇飯(nasi udu)會偏向使用餐具,吃普通白飯(nasi putih)則是手食,推測應是與搭配的菜有關。Zia好奇地詢問在台灣何時使用筷子,婉琦一邊回答,一邊拿出隨身攜帶的環保筷,示範給同桌的Zia及Shally看。他們第一次使用筷子便成功夾起食物,還招呼隔壁桌的Furqan一同來嘗試,三人玩得不亦樂乎。

伊斯蘭聖墓園對話

早上預定參觀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um Negeri Aceh),可惜今日適逢週一休館日,亞齊朋友們提議可先到鄰近的伊斯蘭聖墓園走走。進到墓園,第一眼望見的是半開放式建築物,裡頭放置亞齊黃金時期蘇丹伊斯坎達爾.穆達(Iskandar Muda)的石棺。Odie、Zia和Fatra向我們介紹此位領導者不僅使亞齊發展興盛,還對人民一視同仁,獲得大家的敬重。

我們在此分成兩小群,一組夥伴(喬安、芸芸、瑋哲)跟著Odie、Furqan與Fatra到墓地參觀,另一組夥伴(韋婷、婉禎、梅子、婉琦)則在聖墓旁的大樹下與Zia進行談話。Zia提到現今一些較鄉下的地區仍保有泛靈信仰的祭拜儀式,但他認為那是因為尚未學習到更多與伊斯蘭教義相關的知識,因為在伊斯蘭社會認為除了敬拜阿拉,還去敬拜其他神靈是相當嚴重且不會被原諒的行為。

梅子詢問Zia,這是否跟他們昨日選擇不進到華人廟宇參觀有關係。Zia表示在伊斯蘭教義中並沒有禁止進入其他宗教場所,只是當時接近禮拜時間,加上大門緊閉,僅開放一側的小門,讓他們不太確定非信仰此宗教的人能否進入,故才婉拒邀請。夥伴們連忙解釋,即便不是信徒也能進到廟裡面。

緊接著,梅子向Zia說明,為何前天選擇不戴上頭巾和其他夥伴一起進大清真寺參觀。因為對頭巾文化的認識,是身邊穆斯林朋友基於對信仰的虔誠而做的行為,對梅子而言,戴頭巾具有宗教神聖性,所以她選擇不佩戴,同時也尊重亞齊社會沒戴頭巾不得進入清真寺的規定。Zia點點頭表示瞭解。事實上,這兩日有幾位夥伴察覺到亞齊朋友們對於團長梅子不戴頭巾一事充滿疑惑,今天早上Zia還試探性地詢問婉禎跟婉琦,梅子是不是佛教徒。

另一方面,喬安、芸芸和瑋哲跟著三位男性亞齊朋友參觀幾個不同區塊的墓地。Odie解釋每個區塊皆會立石碑說明葬於此的亡者身份,像是有不同時代的蘇丹及其皇族、為國捐軀的士兵等等。一列一列排序整齊的墳墓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放置在地上的石棺,另一種是入土安葬並於前後立上石柱。Odie特別提醒兩端石柱分別代表死者的頭部與腳部,萬萬不可從兩柱之間跨越過去,這樣對死者非常不敬。

一同上街

下午,我們來到Shally推薦的高檔頭巾店「菈芭妮」(Rabbani)。Eka與Shally陪著女性夥伴們瀏覽店內商品,在此初步得知頭巾的材質有雪紡、絲質與棉質等等,也見到一些比較特別的款式,像有一款頭巾在臉頰兩處各有一條綁帶,在頭部後方綁起,可讓頭巾看起來更為立挺。婉禎分享若是去上學,她會選擇有著小碎花圖樣的頭巾,同為大學生的Eka跟Shally猛點頭說也是她們所喜愛的樣式。瑋哲則單槍匹馬向店員請教,了解穆斯林女性出席休閒的場合會選擇穿戴起來較舒適方便,材質偏柔軟的頭巾。

喬安拉著Zia想要詢問他對頭巾的看法,沒想到被帶至店內販售男性服飾的區塊開始挑起襯衫,猛然想起初見面那天,Zia曾問他願不願意嘗試穆斯林男性的服裝,喬安當下答應。Zia一邊物色一邊說明,基本上青少年會選擇單一素色,中、老年人則會選擇有花紋或格子的衣服。一走出試衣間,四位男性亞齊朋友的眼睛瞬間雪亮起來,圍向喬安紛紛豎起大拇指,和前天待在幾乎只賣女性服裝的「亞齊賣場」(Pasar Aceh)相比,他們顯得更加輕鬆自在。

今日,我們還去了兩處華人聚落區。住在慈濟大愛村的Shally,帶著梅子訪問她的鄰居,也就是當地的負責人,得知村內的華人人口僅佔七分之一,且分散居住在村落中,並無特定集會時段與場所。登上位在郊外山上的中國印尼友誼村,與村民接觸後得知,住在此的多數村民白天都到班達亞齊市上班去了。探訪這兩處華人村落,讓我們了解無法在短短14天之內探討在亞齊的華人議題,於是放下對此議題的猶豫。

心之交流

傍晚回到宿舍,我們與亞齊朋友圍一圈坐在住所一樓,正式地向他們介紹此趟亞齊生活營的任務,以及說明經過這幾天的探查,對於行程所做的調整。亞齊朋友們聚精會神地看著梅子,聽她說明外籍勞工在台現象,以及台灣人對於伊斯蘭文化的不暸解,所以我們選擇來亞齊,希望能把在此體會的經驗帶回去向更多人分享。

亞齊朋友得知我們關注的兩大議題為頭巾及香料,紛紛表示支持,用印尼語快速來回討論,確認可行的拍照地點與資料搜集場所,接著用英語向我們解釋決定地點的考量。我們傳達想法,他們提供建議,來往互動即刻且直接,宛如熟識已久的親密戰友,充滿做大事的興奮感。臨走前,Fatra、Zia、Odie熱切地邀請我們觀賞在星期日的足球冠軍賽,他們如此大力相挺,協助完成任務,我們也一口答應絕對到場加油打氣。

晚上開會整合亞齊朋友給予的建議,頭巾議題會再深入探討與服裝的搭配,婉禎提到有位女性穆斯林網紅,在亞齊朋友之間頗受歡迎,希望能藉由她在社群分享(Instagram)的大量服飾照,分別詢問男、女性亞齊朋友的看法。香料的議題則是再次前往市場拍照,以及曾用過餐的店家進行訪問。梅子再次提醒,接下來會更需要夥伴們合力完成田野筆記,彼此的分工搭配將會是重要一環。隔天恰好是進度整理日,大家不僅能稍微喘口氣,重整到目前為止所蒐集到的資料,也能細細思索後續要如何訪問。